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5章百万美金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5章百万美金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小小说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小小说

热点小小说

随机小小说红门大院(第一章第4节)九龙新篇(长篇道家、科幻小说)连载9红包相遇(三十五)仇人出现了叶落惜【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六十五回:西峰山惊现古墓,丰幻想成为公主的灰姑娘【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十二章云雾山

时间:2019-11-26 20:00: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第45章 百万美金

白驹恼怒的盯着短信,我刚才说了吗?

说了要妙香和彤彤注意一点吗?我他妈的这不是发疯了吗?即或是这个意思,也不能这样说啊!这不就是直白的告诉妙香,我摊上大事儿啦,祸及妻儿老小啦?

真是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不过说说玩玩,我就吓破了胆?

我堂而皇之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计算机硕士,混了二年多没混出个人样,反倒变得神经兮兮,草木皆兵啦?白驹冷冷的盯住短信坐着,好像不识字似的。

可胸中心潮起伏,惊涛魄浪。( 文章阅读网:www.www.cinle.net)

人有时在回头的一刹那间,是能看到自己平时所看不到的一面,从而大彻大悟,判若二人的。要不“参禅”和“悟性”,也就成了无稽之谈。

这时的白驹,正好透过妙香的短信。

看到了自己的患得患失,怯弱卑微和惶恐不安。他突然想到,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完全可以不这样的嘛!文燕真是骂得对!我怕吗?

不!其实我不怕!

我完全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有本事追求自己的事业!只要我大胆一点,决心重一点,就一定会达到我的目的……铃!文燕抓起听听,话筒斜着递过来。

“你的。”

白驹接过:“你好!”“你好!白工吗?”“我是白驹。”话筒里的声音十分陌生,白驹平静如斯:“请讲!”“我是A厂厂办顾主任,关于我厂提前向国庆献礼一事,想和白工沟通沟通,不知今天下了班后,白工有空没有呀?”

唉!又是下班后?

白天就不能沟通吗?白驹想想,便字斟句酌的回答:“顾主任,你看明天如何?实不相瞒,这几天晚上都占用,老婆有意见了呀。”

“那好,明中午怎么样?”

顾主任爽快的答应:“明上午我们来接你,地点由你指定。”“这不好,客随主便,在我们开发部也行,在外面也行,不就是沟通沟通吗?”白驹打着哈哈。

“好吧,明天见。”

对方压了电话,文燕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白工,明天30号,后天便是月底,按照老板的安排,我得走人了。你知道我的性格,希望不要让我太为难,也不冤我们同事一场。”

白驹有些伤感,垂垂眼皮儿。

“请再给我一晚上的时间好吗?总之,我也有我的难处。”文燕抓过一张纸,迅速在上面写写,推过来,“这不关许部之事,我们与他南辕北辙。”

白驹看看,也随手写到。

“沆瀣一气,难以置信。你们是谁?”“我和我表姐。如果你相信,今晚我们好好聊聊。”“今晚不行,我得按时回家,连刚才A厂厂办顾主任之约,我都放到了明天。”

文燕最后看看。

面无表情的撕碎,扔进了废纸篓,随后拿起话筒拨拨,将话筒塞过来。白驹有些不耐烦了,怎么,我把话都说得这么清楚了,还是不行?霸王硬上弓吗?

“你好!”

“我通报一下,”是李灵:“刚才有二个公安人员到我这儿,了解向前和你的相关情况。关于927事件,现在有点上纲上线,你,向前和许部,看样子有点小麻烦,”

话没说完,白驹就炸了。

“这些狗日的,直接抓我好了,只要有证据,跑到你那儿绕圈圈干什么?”“冷静冷静!小克拉!”人力部长劝慰到:“现在是法治中国,可是中国特色,你懂的。所以,”

“下班后我等你。”

白驹急切的打断她:“我就不信他们能一手遮天。”“所以才更需要你的配合,明白吗?”人力部长淡淡到,停停,加重了语气:“有些事情,你自己认为清白,可那是你自己的认为。在我们这个社会,个人的意见和认为,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社会的认同。好吧,就这样,哦慢一点,”

“我没放”

“至于小保安和许部,我会找他们谈谈,不用你多嘴。”

“小保安和许部是谁?”白驹漫不经心的反问:“告诉你吧,我现在关心的,只有我自己。”放了话筒,啵!有短信,看看,妙香发回的。

好吧,刚才接到你们公司人力部的请假电话,我知道了,你就加班吧。注意休息,不要太忙,完了就回家。

白驹眨眨眼睛,刚才?李灵不是在与我通话吗?没说的,电话一定是她打的。看来,昨天的闹事真有些严重了?公安居然跑到我的工作单位来了。

按工作规定,李灵不应该对我透露的。

白驹有些感动,感到自己是不是有些误会人家了?这么一想,文燕平时对自己的好处,刹那间都涌了上来。也许,这表姐妹俩真和许部不是一伙的?

再说,文燕就要离开啦,二人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真不该让她为难的。

“好吧,燕儿,下班后,我们聊聊,行吗?”白驹放软了嗓音:“毕竟,同桌了一年多,你对我的工作支持不少啊。”

文燕却似乎并没多大惊喜,叩!叩!叩!

“谢谢!需不需要给你太太打个电话?”白驹脸上有些发烫,晒笑到:“没必要!”快下班时,小周来了,叩叩:“白工”“你好,小周。”

白驹热情的招呼他:“进来坐坐。”

小周进来,把一个小纸包交给白驹,笑笑出去了。白驹打开,是自己委托他办事用的所有证照,网上抢购车牌在车管所的备案与签章,还有二张手写的工工整整的调查表。

白驹拈起调查表,一张是价格15万以下的私家车,其性价比,一目了然。

一张是所属价格300万左右的二手电梯房情况,其分布区域,房况,联系人电话,手机等,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一张换房搜宝图。

白驹立即意识到,这二张表对自己的作用,真是及时雨啊!

真不知道小周是通过什么渠道得到的?白驹突然感到自己有了支持,那个小陶真要对自己做个什么,可以借重小周嘛!

当然,但愿这个同男,只是恐吓而己。

毕竟,钱不是万能。在上海滩,也有仅仅靠钱搞不定的事情。下班时间终于到了,同事们都高高兴兴的收拾着,谈笑着,开发部一片热闹。

叩叩!有人敲着白驹的桌面。

也正收拾着的白驹扭头瞧,伊本才女和小玫瑰,一人背着一个大红帆布包,兴致勃勃的看着他呢,“一起去练练摊的呀。”

小玫瑰神采飞扬,笑嘻嘻的邀请到。

“包你有新发现,会情不自禁止爱上这一行。”“今天不行。”白驹老老实实的回答:“有空,我真是想跟你俩去试试,我发现我活得太单薄了!”

伊本才女笑了。

“好,有所思忖,这是个进步。而把进步化为行动,变成现金,精彩人生,还得努力的呀。”“谢谢鼓励!”“想知道你退回来的那件女式风衣不?”

小玫瑰拉拉自己肩头,大约给帆布提包勒得有些不舒服。

“就是那个NS细菌呀,记得不?”白驹点头,想着在哪儿等李灵?可自己又邀请了文燕,要不,让她表姐表妹俩一起去?

“前晚上出手啦,”

小玫瑰伸出了八根指头,对白驹得意的晃晃:“在上海滩,只要自己辛苦一点,有得钱赚,勤劳致富的呀。噢,上海,你好!我爱上海!”拉着伊本才女离开了。

白驹忍耐不住,朝着二人的背影,咕嘟咕噜。

“这二宝贝,一老一少,你侬我情,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也不知回去后,如何面对各自的亲人和家庭?”文燕也羡慕地睃着二宝贝消失的门外。

“真是奇怪,男女有别,过份亲热,必惹事生非,惹火烧身。可他俩,大家反而见怪不怪,视若无睹,除了羡慕,就是羡慕,怎么会这样的呀?”

叩叩。“白工,一起走。”

是许部,大块头笑容满面,拎着一个棕色大皮包:“顺路,送你一程。”白驹也若无其事的笑答:“谢谢许部,你先走,我还得收拾一会儿才行呢。”

“那好,你忙着。”许部自然的点点头。

“注意身体,别光顾着完成任务,再见!”“再见!燕儿呵,弄完没有呀?”许部转身瞧着文燕,眉梢梢上都是关心:“我看你这段时间忙得很呀,辛苦了!”

“没什么!受人之鱼,不如受人之渔的呀。”

文燕笑盈盈的回答:“许部,你请慢走!”许部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跨出开发部大门时,又回头瞟瞟白驹,然后慢腾腾而去……白驹和文燕到达地下车库时,还没走拢,只见那栏杆缓缓上升。

小周和向前,一左一右,对他立正敬礼。

白驹缓步而过,枣红色的标致正停在面前,一只纤秀的胳膊推开了副驾驶室车门,二人分别钻了进去。李灵也不说话,脚尖轻轻一踩,标致沿着盘旋车道缓缓上行。

眼前猛然一亮,标致开上了马路。

一加速一偏车头,挤进了车水马龙。片刻便停下,李灵先跳下来,一个身着橄榄绿的女保安,快步跑来:“下午好,小姐。”

亮光在半空一划,李灵把车钥匙扔给了她。

“洗一洗,上点油,谢谢。”白驹和文燕也下来了,白驹一看,似有所悟:“哎,这不是那间咖啡厅吗?”“是啊,谢谢你还记得。”

李灵笑微微的领先走去:“白工,走!老地方,老座位。”

今晚生意很好,不过才六点多吧,大厅和包厢就坐满了客人。但是,临窗的四个座位却空着,上面放着“留位”的醒目绿牌。

一行三人刚跨进大厅,吧女就迎了上来。

“老板!”“嗯?”李灵鼻子哼哼,吧女立即改口:“小姐,座位给您们留着呢,请跟我来。”白驹有些惊愕的看看吧女,又瞧瞧李灵。

“服务员叫你老板?这咖啡厅原来是你开的?”

李灵笑笑:“别乱猜啦,服务员培训时都这样叫呢,在她们眼里,客人都是老板啊!”忽地站下:“怎么回事?”白驹看到,原先空着的位子上,此时坐着四个人。

从其背影看是四个男士,正相互交头接耳,又直视着窗外。

落地的明亮大玻璃外,红绿灯高挂,十字路口尽是黑压压的人群,近距离的望去,红男绿女,喜怒哀乐,栩栩如生……吧女挤过三人,跑上前去。

李灵和白驹文燕,就在后面等着。

眼见得正和对方交涉的吧女,突然一仰,差点儿摔倒,原来是那四人中的一个,竟然出手推了她一下。三人立即赶上去。走拢,白驹心里格噔一下。

竟然是那个撞人的×国驻上海总领馆一秘的儿子,和其三个同伙。

就在这一刹那间,对方也认出了白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四个牛高马大的家伙嗷的声围了上来,白驹也退后一步,双手左右一拦,护住李灵文燕朝后退退,拉开了架势。

对方见他如此,相互瞅瞅,左脚向前,右脚后蹲,紧握双拳,也拉开了架势。

其实,双方都是在防患于未然,虚张声势。别看白驹也算高大,可与武术完全无缘,与斗殴更是南辕北辙。他这样做,纯粹是一种本能,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双手下意识的左护右拦。

竟然让李灵和文燕。感动得浑身一哆嗦,相互望望,几乎就要放弃了原有的计划。如果不是李灵迅速冷静下来,狠狠瞪瞪文燕,今晚上的另一种结局,就会出现。

同样,四个外国人。

依仗着人数上的优势耍蛮,也激怒了众多客人,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外国客人。对峙的双方并不知道,无数双眼睛,正紧紧的盯住了自己。

至于那四个家伙拉开架势,是因为白驹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他们。

中国,在大多数外国人眼里是什么?对!是武术和四大发明,是五星红旗和正在崛起的,超过了日本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因此,四个家伙出于本能。

以为对方的太极拳,迷踪拳,少林拳什么利害的拳脚,跟着就会呼啸而至,碰着即伤,扫着即亡,人仰马翻,万分恐惧且胆战心惊,脸孔发白,连嘴角也在不断惊恐的抽搐。

这时,保安赶到了。

为首的小伙子帅气而高大,领着一溜六个同样帅气高大的小伙子,个个身着橄榄绿保安服,四个往四个家伙背后一站,二个横身栏在了双方中间,形势立即大变。

四个家伙马上放下了双手,做出万分委屈模样,咕嘟咕噜起来。

二个身着西装白衬衫的年轻男女,也走了过来,自我介绍是咖啡厅的值班经理和助理,有事请到楼上经理室解决,不能因此影响其他客人。

于是,双方都上了楼。

情况是明摆着,自然是对方输理。可奇怪的却是,一秘的儿子却不太争辩,马上掏出了支票认罚:“多少钱?”原来他会中国话,而且相当标准。

“对不起,冒犯了贵店,影响了声誉,请说个数。”

这让值班经理很感意外,大约他还从没处理过这类事情,沉吟之余,只好频频瞅着李灵。李灵呢,却视若无睹,和文燕拉手站在一起,一幅无忧无虑,有点小脾气的白领丽人模样。

见对方没有表态,一秘之子顺手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嗤的一声撕下,双手递给了值班经理。

“这样行吗?真对不起。”经理瞟瞟,有些震惊,又拿眼来睃李灵。李灵却拉着文燕转身,二人好似闺密,背向大家说着悄悄话。

见老板不理不睬,经理着急了。

急中生智,将支票往抽屉里一扔,顺手锁上说:“好吧,我们接受你的罚款,谢谢配合。你们可以选择本店里,任何没有客人的座位休息消费,只是,上面有‘留位’牌的除外。”

一秘之子,却出口惊人。

“经理先生,我们选择你的经理室坐坐,可以吗?”转身面对着白驹:“我想和这位先生单独谈谈,需要多少钱?”李灵和文燕回过了身。

白驹也十分吃惊:“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你,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莫明其妙!”

“噢不,我们认识,认识,真的。”对方露出了古怪的微笑,瞟瞟李灵和文燕:“倒是这二位中国美女,我们的确不认识。不过,即然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一起留下聊聊,可以吗?”

放肆的拍拍揣着支票簿的衣兜。

“我愿意以小时计算付谈话费,一小时1000美元,可以吗?”白驹愤怒了。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这小子的猖獗和无耻。

在事发当时,就是这个家伙。

最先钻出莱斯劳斯,窜到倒地姑娘面前瞅瞅,然后跑回车上。紧接着,莱斯劳斯就悄悄往后退退,再小心翼翼的压着退回的车辙,悄悄向前,刚好抵在倒地姑娘的脚边停下。

又是这个家伙,领先钻出来。

指挥着其他三个家伙,把被撞姑娘抬上了车,飞驶而去……可瞧他现在,也算英俊的白脸上,露着最真诚的笑靥,一改纨绔弟子的浮躁浅陋。

仿佛就一个在上海滩随处可见的,普普通通的外国大男孩儿留学生。

“不!”白驹简明扼要,愤怒的拒绝:“收回你的支票,这儿的经理室也对外出租,对吗?”他看看值班经理,值班经理就看看李灵。

白驹看在眼里,也看着李灵。

“你说呢?老板!”李灵平静的答到:“首先,我不是老板,只是顾客。其次呢,我觉得这位先生的建议,”她看着一秘儿子,微笑到。

“也可以接受。只是,除了我们四人外,其他的一律请退出,可不可以呀?”

白驹有些意外,可文燕上来拉拉他,凑近他耳朵说:“听听嘛,听听也不犯法,还有钱赚,何乐不可的呀?”一秘儿子却眨巴着眼睛,像是在捉摸着对方的建议。

李灵趁热打铁,进一步激将到。

“这位先生,放心吧,中国是礼义之邦,现代中国是法治国家,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看看白驹,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到。

“除了我们二个女生,你们是一对一,你个子比他高,身体比他壮,真要打架,他打得过你吗?”一秘儿子的雄性本能,被煽动起来了。

一转念,双拳呼呼呼连连击出。

“我学的是霍元甲正宗迷踪拳,厉害不厉害?”李灵和文燕同时茑鸣鸟啼:“厉害厉害,真是厉害呀!10个他也打不过你的呀。”

对方一挥手,其他三个家伙就退了出去。

值班经理和助手也离开,还轻轻带上了房门。李灵掏出了手机:“先生,1小时1000美元,我们要现金,你带没有哇?”

一秘儿子就抓起手机,咕嘟咕噜几句。

然后喳一关机:“请坐下吧,我同意付现金,我们开始吗?”李灵捺捺自己的手机:“行,开始吧,请说。”对方却转向了白驹。

“先生,拿中国话说,我们真是不打不相识!现在,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白驹不解而鄙夷的瞅着对方:“可惜,我不是商人,你找错人了。”对方举起二根指头,一个劲儿的晃动:“噢不不不,我找的就是你。先生,难道不是你坐在下面大厅的落地玻璃前,闲来无事的玩着手机,然后拍拍窗外的吗?”

此言一出,白驹和李灵文燕都呆住了。

白驹心里有鬼,自不待言,文燕是从大小报和同事们的议论中,得知可能有现场目击者(拍摄者)的。而李灵,则是昨上午接到值班经理的电话后,才豁然开朗的。

值班经理汇报着,直视着老板的眼睛。

“刚才店里来了一男一女二个便衣,二人在大厅凭窗而坐,看着外面坐了很久,还问老板在不在家?能不能调出监测录像看看?”

“你怎么回答?”

“我说,老板不在,还有,本店只是消费咖厅,本店证照齐全,按规纳税,遵纪过法,从没其他非法经营,并且,本店没有安装监测器,所以,无法调看。”

“谢谢,回答正确,辛若了。”

午餐后,李灵借口有事,溜到了咖啡厅。她虽然满意部下的妥当答话,可知道那不过只是权宜之计。因为,那监测器安装得再隐匿,在公安的精密仪器和火眼金睛面前,也毫无作用。

但是,警方的现场走访却提醒了自己。

当晚关门后,李灵调出了事发时间的监测录像,终于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这事儿呢,除了当事人白驹和自己,应该并无第三人知晓。

为防万一,当时那段约五分钟的监测录像,李灵复制后就删掉了。

复制录像,现在自己秘密的首饰盒里。因此,这事儿绝无泄露可能。事实上,撞人事件发生了这以久,直到现在,李灵才明白这事儿,竟然与自己的咖啡店紧紧相关。

福兮祸兮?祸兮福兮?

被撞中国姑娘的悲惨身世和高位载肤后的惨状,同样深深烙在李灵脑中;四个×国家伙的残忍和可耻,同样让李灵愤然而起人,咬破了嘴唇。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更令她意外的,现在这个家伙居然知道这事儿?是巧合?还是猜测与试探?李灵冷静的盘算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瞅着白驹,就看他怎么回答?

当然,白驹也并非一激即怒,张口就滔滔不绝。

虽然他有些震惊,却并不慌张,遇事爱思忖的好习惯,关键时候帮了他大忙。“是啊,泡咖啡厅本是悠闲轻松,闲来无事的玩着手机,然后拍拍窗外,本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习惯,有什么问题吗?”

白驹字斟句酌。

冷冷的瞧着对方:“我倒是想问个清楚,你是谁?你对这事儿为什么感兴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对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开始支吾其词。原来,撞车事件出了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并没引起多大重视。

不错,中国现在有钱了,崛起了,强大了,可那是整个国家。

而这个国家的许多人,却实在不敢恭维。所以,包不定就是中国特色的碰瓷呢?于是,一秘大人对其儿子肆意歪曲的事实,深信不疑,让其不予理睬。

可是,随着中国媒体的一步步介入和揭露。

一秘大人觉得不好了,或许儿子真是闯了大祸?正左右彷徨为难时,927事件爆发。中国政府和上海中院的正式介入,令总领事大人震惊不己。

须知,中×正在博弈。

总统大人严令在此国际化关键时刻,×国和中国的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坏,搞坏者一律下课受罚云云。因此,总领事将一秘召来细细一问,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很简单,这一定是一秘儿子闯下的大祸。

作为×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一把手,他可是太明白了,这些×国年轻一代的不少人,是如何沿着祖先的脚迹,在东方这座最大的冒险家的乐园里,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的。

这些愚蠢的家伙们,还以为自己生活在旧中国的租界里,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哩?

现在怎么样?大祸临头了吧?他妈的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这不是找死吗?总领事大人当场把一秘,狠狠训斥了一顿。

严令他不管用什么方法,马上处理好这件事儿。

如果限期完不成任务,就撸掉他的乌莎帽,将他和他宠爱的儿子,一起踢到底特律贫民窟去云云,受了训斥警告的一秘,当下就急眼了。

虽然再宠爱儿子,可真到要老命时候也顾不上了。

一秘也叫来儿子,狠狠责骂一顿,好像还愤怒得往这小狗日的屁股上,狠狠踢了几脚?接着,一秘大人赤膊上阵,殚精竭虑,面授机宜。

到底是老狐狸!一秘大人知道此事情的关键。

就是必须得弄清楚,到底有没有现场目击者拍摄的证据?出事后,在中国媒体的感召下,是有好几个自称是现场目击者的中国人,挺身而出。

可是上帝啊。都不过都是一场场闹剧么!

双方都很清楚,仅凭所谓的“现场目击者”的叙述,那怕再细细道来,惟妙惟肖,也只是口说无凭,定不了罪的。这是国际上通用的办案法则,中国也不例外。

因此,现在双方都在弄清,到底到底有没有现场目击者拍摄的证据?

如果有,一切问题水落石出,迎刃而解,一秘大人乖乖的打道回府,进底特律贫民窟去也;其儿子和三个小帮凶,也乖乖儿接受中国法律的严惩。

弄不好,连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

如果没有,皆大欢喜,不提。可是,化装到现场一番查看后,在×国相关专家们的一致意见下,一秘大人只得承认了,极可能有现场目击者拍摄的证据的残酷事实。

达漠克斯利剑,悬在了空中。

锋利可怕的刀刃,闪着死亡之光,仿佛就会呼啸着兜头劈下。急得差点儿上吊的一秘大人,唤来了儿子,吩咐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云云。

而今晚,恰是一秘儿子揣着巨额支票,率着三个小兄弟在此守株待兔的第三天。

结果就碰上了白驹一行,一秘儿子之选定白驹,一是凭着自己的直觉,瞑瞑中,总感到自己的安危系在对方身上。

二因为,白驹是男人。

因为一秘老爸坚持认为,坐在这落地大玻璃窗后,闲来无事随手拿起手机拍摄玩儿的,一定是个男人。为什么?道理很简单。这儿是上海!

是装饰上档,豪华高消费的咖啡厅,到这儿来的,除了商务人士,应该都是海派青年男女。

而中国的情人们,则基本上都是遵循着男等女这一恋爱规矩。君不见,在上海的许多咖啡厅,餐厅、歌厅或别的什么公共场所,经常可以看到衣着整齐的男士们。

或怀抱鲜花,一脸向往。

或凝神聚情,频频看表,他们基本上就在等着自己的女神。而女神们呢,则一定是比他们更早到达了目的地,喜孜孜地躲在暗地里,观察着对方的神情举止,借以判断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价值……

这个红尘社会的一切,都是以价值的高低排序,难道不是这样吗?

所以,一秘儿子就直冲着了白驹。可百密一疏,尽管在底下演练了很多次,可他就偏偏忘记了,如何介绍自己的身份?

直截了当?不行!

弄不好一下就会露馅,前功尽弃。那么,以第三者身份?或是朋友帮忙云云?可没容他想好,对方就揭穿了他老底。

“你不就是那个,×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一秘的儿子吗?”

白驹瘪瘪嘴巴,辛辣的嘲讽到:“只换了衣服?唉,你该把脸也换了才是呀。”“我,我,我不是,我是,我是说,”一秘儿子有点语无伦次了,可他很快就镇静下来。

“就算是吧,所以我才找你做笔交易,很划算的呀。”

白驹笑了:“很划算?你就那么自信一定会是我?如果我说不是呢,你岂不要从这窗口跳下去?”对方也笑了:“噢不,我不会跳的。我可以向上帝保证,那人一定是你,我们握有确切证据。我们等你己经三天了,谢谢上帝,你果真出现了。亲爱的,时间对于你我都是金钱,我们交易吧。”

这样,连李灵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见白驹进来坐那座位,就一厢情愿的认定是他。这恰恰证明,对方心里无数,纯属是病急乱投医,毫无逻辑推理。

但是,这事儿也说明了。

对对方不可小觑,能在不长的时间内,通过观察分析,便锁定这咖啡厅,特别是这扇落地大玻璃窗,也让人感到对方手段了得。

可是,虽然能迅速锁定目标。

要在来来往往的无数客人中,找出他所说的现场目击拍摄者,不蒂于是拔着自己的头发,凭空飞往月球。因此,对方的失败,也早就暗地注定了。

然而李灵更想看的,却是白驹对此的态度。

本来呢,她今晚的目的并不于此,即然对方横插进来,不妨借题发挥,顺势而为。因为她要接着进行的事情,核心也与此紧紧相连。

以一斑窥全豹,看看结果,再认真权衡利弊。

白驹有些焦燥地皱起了眉头:“我看纯粹是浪费时间,你可以离开了。”“离开?噢不不不,我们交易,交易吧。Transaction,Trade,deal(交易)Transaction,Trade,deal(交易)”

一秘儿子急了,他当然明白。

自己这种病急乱投医的认人法,纯属撞遇打彩。就像在国内纽约乐透彩中奖1550万美元一样,机遇实在是太小太渺茫。

可不这样做,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上帝呀,这是在上海,天天满眼都是脸孔一模一样的中国人,当然,也有外国人,可碧眼蓝眼睛和卷发黑皮肤,给这么多的中国人一混,就像大海里的沙粒,杳如黄鹤。

就拿这咖啡厅来说吧,哥几个在此蹲守了三天。

三天里来来往往的客人,许多都愿意坐这凭窗的好座位,因此贴上去好一番表演,却全是扫兴而归。特别是昨晚上,哥几个遇到了道中高手。

在双方快要成交时,自己查觉对方展示的现场拍摄片,居然是网上下载的PS相片。

于是及时揣回了现金,噢我的上帝,要在这么多的中国人外国人之间,找出现场目击拍摄者,难,实是太难了。上帝,帮帮我。

“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美元。只要你把现场拍摄的相片交给我,每张我支付你100万美金”

一秘儿子竖起了一根指头。

再笨手笨脚的屈起指头,作出二个圆圈:“100万美金,全部现金支付,明白吗?交易吧。”白驹无奈的摇摇头:“我说过,你找错了,那个人不是我。”

其实,他现在心里惊天骇浪,波涌涛翻。

白驹听清楚了,而且听得异常的明白清楚。每张相片100万美元,全部现金支付。自己手中握有5张相片,也就是500万美元。

若按现在的外汇兑换价,折合成人民币,就是将近4000万,并且全部现金支付,这可能吗?

这是其一。其二,撞车事件的迅速升级,引起了政府和市民越来越广泛的重视,己经上升到了国与国之间博弈的高度。

我白驹就是再贪图钱财,现在也不可能啊!

“汉奸”“败类”“人渣”和“厚颜无耻”云云云云,后果超级严重,莫说500万美元,再加上几个500万,我看也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的……

因此,白驹只能无奈的摇头。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内心活动,全给李灵看在了眼里。这种结果,在一秘儿子张口时,就己经注定。满脑子×国思维定势的他,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特别是这中国年轻的一代。

这个蠢货,或许赌注下小一点。

比如每张5万美元云云,或许还有点靠谱。因为,李灵看出白驹明显是给这么一大笔巨款,吓住了。这个中规中矩的小克拉,何曾想过。

有一天,自己会离天文数字的美钞如此近?不但毫无思想准备,而且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还会据此召来他强烈的反感和不信任。



上一篇:似水流年5:我恋爱啦
下一篇:梦回天上人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inl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8459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