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记(七)

出国记(七)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散文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散文

热点散文但愿人长久致孩子的一封信(1)火雨《衣食住行之.徒步行》日子那么长汲滩往事写在结婚26年玉婚纪念日前夕的话亦说爱情

随机散文思“天下无桥长此桥”--问“特色富豪”当作何感想思乡雨天情节本本分分的做人,求得是无愧于心村正医生冬之阑珊【紫色的马鞭草】忆父亲

时间:2019-11-26 20:00: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夜里凌晨一点,桃宝在他妈妈肚子里发起了要出来的信号。说的很准,昨天在龚老师家还说了,孕妇在近预产期时到邻家蹭顿饭,回家后肚子准疼。明天双11就是孙子桃宝的预产期。

宝妈妈再也没有往日的微笑了,被一阵接一阵的疼痛而皱起眉头,用双手托着隆起的肚子,汗珠从脑门上往下淌,滴湿了上身的衣服。

桃宝爸,宝宝阿婆,宝宝奶奶,不知所措地围着她转。一家人既高兴也担忧,因为不能为宝妈妈分担部分痛苦。

新加坡妇幼医院就是与国内不同,前两天孕检时,医生就告戒他们,不是肚子才疼就来医院,这样会拒收的。必需等到痛苦不堪时,一阵连着一阵的痛与疼时,还是不要太着急,就可以来了。噢,不可理喻。在咱大中国,如果把孕妇拖到此时去,一定被医生甚至连护士都要骂上了。

儿子急得汗如雨下,不知此时是否能去医院?捧着医院给的,厚厚的,中英对照版的《婴儿出生手册》,翻查着相关内容,还不时地掏出手机在寻找一些知识。儿媳妇的妈,深情地,眼角上含着泪,一边抚摸着女儿,一边安慰着。婆太太忙着理顺随时去医院的大人及小孩的用品。

好像比书上说的那阵痛相隔时间长了一点,会不会假性生养的疼痛信号?换个姿势,侧坐三分钟,看看反应。儿子用着书本上知识,现场解说着。( 文章阅读网:www.www.cinle.net)

从一点直至中午十二点,疼痛是越来越加剧了。我们决定赶紧吃好午饭,立即向医院出发。

新加坡竹脚妇幼医院(简称KKH)是该国唯一一家专门为妇女和儿童提供专科医疗的医院。建于1942年,新加坡每年近三分之一的宝宝在该院出生。该院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附属教学医院,目前拥有员工2594人,医生312人,护士1073人。于2005年获得美国国际医院评鉴联合会品质认证。

当我们簇拥着儿媳妇来到此医院时。我的眼前又是一亮,满眼一新。完全颠覆了脑里的中国式的医院布局。

首先没有院墙,没有门厅门卫,完全敞开式。自驾车可停到负一负二楼下自动收费停车场。一楼与街道相平,里面有众多商铺,有做胎毛笔的,卖童鞋,童装,童车,玩具的专卖店。最多最大的商铺就是卖吃的,就是一座现代化的商业购物美食娱乐休闲中心。四通八达的通道,不仅与上层门诊部,住院部相连,更多的是向外开放着,方便周边的居民,以及来“小印度”街的游客。是的,靠近那著名的“小印度”街,步行几分钟即到。

儿子搀扶着儿媳妇进了妇科产房,等到了一直替孕检的医生。过了半小时后,儿子们出来了,医生说先回去,回家等,等至疼得生不如死的那刻到再来。我们鄂然了,我们家离这有四十分钟车的路程,为何不能理解一下,我们花钱先住到病房不行吗?回复是,N0!还语重心长地并带有教训的口气说道,(当然英文发音,后儿子翻译了。)不要浪费钱,多一天要不少新币的,还有浪费公共资源,让真正需要的人拥有床位。切,在高度发达,高度文明的国家,钱多多还真的在有的地方不起作用。我理解不了,摇摇头,只能苦笑!在咱大中国,很多有钱人见此情一定会叫嚣:我用钱砸死你!对不起,这里行不通!

我与亲家碰了头,决定下楼,在美食广场先坐坐,喝杯咖啡,喝些热饮,等到晚再看,还是疼痛不够,就在那吃晚饭,然后去楼上医院家属等候室去呆一夜。

果然在下面呆到吃晚餐时,儿媳妇疼痛明显厉害了并发出呻吟声。我们赶紧狼吞虎咽地吃了盘中食物,再次背起大包小袋,快步向二楼门诊部跑去。

进入前面待产室,陪同家属,只允许丈夫一人同行,其他人止步,只能乖乖地回到那等候室的那小屋。不过那小屋有一面墙是全透玻璃的,正对着产房的大门。

又推出一宝宝了,护工推着装有婴儿的专用车,后面紧跟着轮椅上是产妇,旁边那男的一定是陪产的丈夫,笑眯眯地走出来,路过我们的小屋,拐个直角推向病房。

从中午到这里看到生了五六个孩子,男孩四名。男宝宝裹着蓝色包被,女宝宝裹着淡红色包被。

等啊等,晚十点过去了,十一点过去了,十二点过去了,还没有宝宝出生的消息。只能用短信与儿子交流,并第一时间知道产房里的最新动态。

产房里的儿媳妇疼痛万分,等候室里四位即将升级的半岁老人,再也坚持不住了,纷纷卧倒在坐椅上,闭会眼皮,打一回盹吧,时间快凌晨四点了。

当吾儿用微信从仅允许他一人全程陪产的房间传来母子平安时,留候在外面小屋近十五小时,又一夜几乎未合眼的,升为第三代人的四位领导人,我们的心塌下来了,开心地笑了,多多少少眼角上流出了幸福的泪。知道男孩早在六月前的事了,已经平淡了。主要是儿媳妇从前夜凌晨一点,及昨夜疼痛严重时,用了当今最高级的腰椎麻醉,居然两小时失效,并让此院顶尖麻醉师深感不安及疑惑,由此医院高层组合专家进行研究认证。对此深表感谢新加坡政府治国有方,最终院方给出初步决定,认为是小孩头部过早撞宫门而至疼痛,麻醉药性只是浅层神经系统控制,控制不住子宫,毕竟是无副作用,绝对安全麻剂之流程。

在麻醉无效的后三小时,儿媳妇只得忍受巨大疼痛。儿子在夜里多次发来微信,说疼痛难耐!在咬牙切齿中,在生不如死的挣扎中,在儿子,在医生的安抚中,医生快速的,稳,准,狠的精湛技能,用了半小时多点,把宝宝成功地安全地脱离了母体,让母子平安,相拥而泣!

何为子女的庆生之日就是母亲的苦难日?这就是!

何为养儿方知报娘恩?这就是!

谁人能忘掉生我养我的亲娘?除非不是人!

母爱天大!天下人之永恒的感叹。

吾孙桃宝,凌晨四点零八分出生,体重三千二百一十五千克,身高五十厘米,健康状况良好。

又等了三个小时,桃宝三口之家,从产房门而出。宝宝在襁褓中,安稳地在推车里睡着了,儿媳妇坐在轮椅上由护工推着,儿子满脸笑容,精神焕发地背着行李。我们四个半岁老人面带微笑涌向他们。我赶紧用相机拍下了那精彩的瞬间。

第二天,桃宝与他妈妈爸爸出院,回到了家。

新加坡医院真的很良心,顺产一天半,剖腹产三天,必需出院。由此而想,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我,怎么也想不明。哈,在高兴之余,只能为新加坡之国之政府点个大大的赞。

我同夫人来新加坡最重大任务圆满完成了。

敬请期待最后一篇《出国记》(八)。



上一篇:等着
下一篇:【读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inl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84596号-3